EN

為勇救落水婦女的中控小伙伴點贊

Date | 2017.11.15    作者 |

編者按:

最美杭州,景美,人更美。

11月2日,一名落水婦女在兩位見義勇為的小伙伴手中得救了。

其中一位小伙伴——鈄偉濤,來自中控中控信息公司智能建筑事業部,主要從事造價管理工作。這位2016年9月入職中控的90后,是一名共青團員。說起他,性格開朗、樂觀自信,和同事相處融洽、樂于助人,工作責任心強、效率高……同事們都給出了一個個贊!而這次救人事件,更是在我們身邊傳播了滿滿的正能量。

一起來看看《杭州日報》關于當天的救人報道,讓我們為這兩位英勇救人的年輕人點個大大的贊!



落水婦女獲救后嘔吐狼藉  杭州小伙獻生命之“吻”




鈄偉濤


韋建明


      11月2日傍晚6點多,杭州新浦河保持著“濱江最清澈河道”的清澈、平靜。
      全賴治水之功,新浦河水質優良,生態平衡,偶有市民放竿垂釣,以打發閑暇。鈄偉濤和韋建明,兩個90后的小伙子,他們也喜歡在新浦河邊當“釣叟”。
      “救命!”正盯著浮標的兩個小伙子被一聲尖叫驚動。水面上漾起陣陣波紋,兩人馬上意識到出事了。
       沿河向南跑出50米,鈄偉濤將釣魚燈照向河面,發現距離河埠頭2米的河中有一個女人正在掙扎。
       顧不上脫衣服,鈄偉濤和韋建明直接跳進了河里……

       意外
      “我要活,不甘心就這樣死掉!”
       11月6日,45歲的紀淑英躺在浙醫二院的病床上,邊打點滴邊回憶落水當天的事。醫生說,因為溺水,紀淑英肺部有些細菌感染,需要住院觀察幾天。
       “要不是那兩個小伙子救我,我現在就不能在這里講話了。”紀淑英說,“一定要找到他們,他們是我的救命恩人。”這些天,紀淑英嘮叨最多的就是這兩句話。
       紀淑英是安徽宿州人,因為兩個兒子都在杭州工作,所以她也來到了杭州。大兒子成家立業,小兒子也有了一份不錯的工作,用紀淑英的話說,她的幸福生活“很帶勁”。可有時候,意外就喜歡來破壞氣氛。
       事發當天,紀淑英在新浦河邊失足落水。“我腳踩不到河底,只好拼命劃水,但河水是流動的,我越掙扎就越往下沉,最后脖子、臉都沒到了水里。”紀淑英說,自己是“旱鴨子”,不會游泳,只好大聲地喊救命,“身上已經沒力氣了,喊了一聲我就沒意識了……”
      等紀淑英恢復意識,她發現自己已經躺在馬路邊,四周站滿了人。“鄰居們告訴我,是兩個釣魚的小伙子救了我,還給我做了人工呼吸。他們身上都濕透了,天太冷,他們就回家換衣服去了。”紀淑英說。
      120急救車趕到后,將紀淑英送醫院治療。醫生說,如果不是有人及時做了人工呼吸,紀淑英能不能醒過來還真不好說。

       選擇
       “時間太緊急,我根本顧不上脫衣服啊!”
       回憶起救人當晚的事,鈄偉濤說,韋建明當時也馬上下河幫忙,“當時我們都忘記手機還在兜里呢。”
       紀淑英體重有60多公斤,鈄偉濤和韋建明合力才把她拉到岸邊。這時,河埠頭上已經有不少人趕來,大伙在岸上幫忙,將紀淑英拉了上去。
      “我們把她放到馬路邊平躺,但她已經不動了,感覺有點危險。”鈄偉濤大學時學過急救,他趕緊跪在地上,給紀淑英做人工呼吸,“其實我也不是很熟練,但是錯過搶救的黃金時間,她可能會死,所以我只能憑著記憶,一邊人工呼吸,一邊胸外按壓。”
       急救了五六分鐘,紀淑英終于有反應了,可這個反應讓在場所有人都有些尷尬。“突然她動了一下,然后就嘔吐了,吐出來的是晚飯的食物和河水,吐了我一身,味道特別難聞。”鈄偉濤說,當時他不確定對方是不是清醒了,就繼續做人工呼吸,“味道是有點難聞的,我晚上回家還吐了好幾次。”
       說完,鈄偉濤又笑笑:“在那種情形下,救人一定是第一位的,哪里還顧得上氣味好不好聞。”
鈄偉濤的急救還是有效果的,紀淑英終于恢復了意識。這時,鈄偉濤和韋建明感覺到異常的冷,他們終于意識到,自己全身上下都濕透了。“我們趕緊回家換衣服,等換好衣服再回去,人已經被120接到醫院去了,我們也就放心了。”鈄偉濤說。

         緣分
         “他倆給了我第二次生命,我一定要找到他們!”
       這兩天,紀淑英的病情逐漸好轉,心情卻一直不能平靜——沒有兩個小伙子的聯系方式,甚至連人家的樣貌都沒記住,她想報恩都找不到人,這讓她很難受。
       紀淑英還不能出院,她就拜托朋友再去河邊打聽救她的小伙子。結果,朋友一打聽,這事早就傳開了,兩個小伙子成了“名人”,還在老地方釣魚呢。“我朋友要了他們的電話號碼,我也和他們通了電話。等我出院了,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他們,當面說一聲謝謝!”紀淑英說,她在杭州生活了18年,一直覺得杭州美,現在覺得杭州更美了,“我愛杭州,我更愛杭州人!”
       其實,和紀淑英一樣,鈄偉濤和韋建明也是新杭州人,在杭州努力創業、工作,為第二故鄉的發展建設而奮斗。因一次意外而相遇、相識,或許也能算是這座城市中一種特殊的緣分。
       1991年出生的韋建明是廣西南寧人,現在在四季青服裝城做服裝設計,1990年出生的鈄偉濤是麗水縉云人,現在在浙大中控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做智能建筑,兩人工作都很不錯。
       “我還是單身,能幫我介紹女朋友嗎?”采訪結束前,鈄偉濤突然來了這么一句。
       愛情也需要緣分,不過,在杭州這座有愛的城市,熱心腸的小伙子運氣不會太差的。
(轉自   杭州日報)


乱伦片